其實心裡面一直掛念著還沒有把澳洲的故事給寫完,

不過就一直沒有甚麼動力來寫,這樣拖著拖著也五個月有了!小孩生了也都有快要會爬了。

 

再次回到澳洲,是2012年的六月,中間回到台灣還和好姊妹們去了一趟毫無豔遇可是導遊一直很擔心卻又很不盡職的長灘島旅行。()IMG_3205

(這樣的藍天和海洋真的很難不讓人懷念)

還有Fred第一次來台灣玩。

IMG_4368

一等到第二年的簽證下來,就立馬買了中國東方的機票,然後一個月後出發

又是一場依依不捨的和家人朋友離別,然後踏上正值寒冬的南半球。

IMG_4546

(掰掰,台灣。)

這次是一個人的旅程,又是落葉紛飛的寒冬,車子的擋風玻璃時不時就結冰,然後車窗還因為電動馬達故障窗戶關不起來,並且又面來到要買新的路權,買路權前還有一堆繁瑣的事情要處理,錢在台灣也花得差不多,最重要的是....還沒有工作。

我記得一大早在墨爾本的南十字星車站等著下午的車回到Coleambally這個偏僻小鎮時,因為心裡太沉重,沒有錢沒有工作的壓力下就一直在車站裡面坐著,睡覺,就連買個Hungry Jack都覺得很奢侈。(自己一個人旅行的時候,最常做的就是等車,等飛機,然後守著行李)

抵達小鎮已經快接近半夜,好心的朋友還開車來站牌下接我,然後收留我,我還要小心車屋的老闆娘不會來突襲檢查房間。

幸好,幾天後我開著車窗捲不起來的車子,已經帶著毛帽還是吹冷風吹到頭痛的我,正愁著是否要搬到其他的地方去好找工作畢竟一直寄住也不是辦法時,以前養雞場的經理打電話給我,問我回來澳洲了沒?真的好感動!她還記得答應我的事情,於是叫我隔天立馬回去上班,我沒有時間猶豫就答應了,就這樣,帶著我的好運回到了養雞場工作。

IMG_4600

(這樣的場景那時候每天都見得到,已經不稀奇,不過現在的我回想起來卻很懷難)

那時候就將就先住在車屋,雖然老闆娘很機車,她說她提供工作,就必須要簽合約住宿,一住還要住三個月,我就堅決的告訴她,這份工作是我自己找的,我不接受一次要住三個月的這種合約,老闆娘也沒有多說甚麼。

這次的工作不再是照顧小雞,而是要去成雞場撿雞蛋,有分自動場和手動場,手動場比較小一點,不然老是彎下腰我的腰遲早會斷掉,當然還有要躲開兇惡的母雞攻擊,後來我學會先把母雞的頭用一隻手蓋住,另一隻立馬身進去母雞底下摸雞蛋,不過還是免不了隔壁的母雞攻擊我。說真的,那時候還滿常跟雞對話的,尤其是被啄的時候,我會罵他們。我還有遇過年輕的公雞,攻擊性很強,剛開始我以為是公雞在玩或是在打架不小心從後面撞到我,等我一回頭我看見那隻公雞的雞毛都豎起來,然後準備飛撲用他的腳掌踢我,我兇他們也不怕,就是要攻擊我。而且這些公雞站起來都有到我的膝蓋大小,其實還有點可怕。所以我們大家都會流傳哪一間雞舍的公雞進去要小心。

因為公司必須要注意到雞舍的環境安全,通常都會要求我們上班前每個人都要先沖澡,用洗髮精洗頭,沒有按照規定的就是被fire。說也奇怪,那些主管真的都會知道你到底有洗還是沒洗,有用洗髮精還是沒有,當然這種洗澡也不能洗太久,因為雞舍的出入口就是淋浴間,如果你一個人洗太久後面的人就會不耐煩了。上班前的洗澡是硬性規定,下班前的洗澡就看個人意願了,不過滿身雞味的我們當然會選擇洗澡,另外通常我們會幾個背包客一起約一約搭同一台車一起share油資,這樣一來也比較省錢。我就曾經遇過有個女孩子下班一洗澡就洗了20分鐘,真的當成自己家起來慢慢洗了,然後載我的義大利男生就在外面狂按喇叭,我當然沒有時間洗,那個台灣女孩一洗完我又立馬告訴她我要先走,請她把身體先包好。真的很受不了這樣的人,完全沒有考慮到其他的人,說真的,在國外我還滿常遇到這樣的台灣人的。

這中間還和朋友去了坎培拉,是澳洲的首都,注意!澳洲的首都是坎培拉,不是雪梨也不是墨爾本。

不過說起來坎培拉還真的是很無聊,但喜歡博物館的人倒是可以去看看,和我去的朋友才逛完一個博物館就受不了的說想走了。不過我倒是覺得是另一種感覺,沒有現代都市的繁忙,每個人都很正經。

IMG_4648

這是澳洲國家展覽館拍的

IMG_4641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坎培拉的消費其實算是偏高,而且這樣的住宿四人房房間小到不行,一個床位要30塊澳幣,而且有個金髮男一直在打呼,好吵!)

 

後來,存了一些錢,也不想再住在車屋裡了,因為大家住在同一個空間,雖然人多但是也沒有自由,車屋的隔音不好很容易吵到其他人。於是我搬到比較熱鬧的小鎮,找到了菲律賓同事有房間要出租,雖然貴了一點,不過房子還算新(卻沒有想到隔音依樣差,她女兒在房間講電話我聽得一清二楚),於是我就租了,一個星期的房租是一百塊澳幣,只含水電,不含網路,有時候房東還會擅自趁我不再進來房間看。沒想到這一租,就結下了跟菲律賓房東的不解之緣。

IMG_4662

(說真的,這樣的房間一百澳幣一周真的還算是滿貴的)

房東太太跟房東先生都是我的同事,不過房東太太已經是三次婚姻,這個第三任先生剛剛來澳洲不久,不過和第一任老公有一個女兒。房東太太有時候會很得意地跟我們說她希望她先生能找到老師的工作,畢竟她先生在菲律賓是英文老師,我聽到的時候真的是大驚!因為房東先生的英文我實在是很難懂,常常答非所問,甚至問過澳洲當地人同事聽不聽的懂房東先生的英文,當地同事說:我也不知道他在說甚麼。房東太太和先生其實人還算好,但就是話很多,講話很大聲,然後晚上十點吃晚餐還會熱心的來敲門叫我一起,然後房東太太的女兒很討厭這個繼父,兩個人常常大罵對方,叫對方去死!然後有時候房東太太的女兒會偷偷的告訴我,她把房東先生常用的帽子丟到垃圾桶,或是把鞋子丟掉這樣。另外,這個房東太太也有很嚴重的潔癖,有一天我先煮完晚餐,正當我在吃飯的時候房東太太突然開始刷水槽,刷完洗完還把水槽裡面的水痕擦得乾乾淨淨,然後跟我說:你可以使用了。吃完飯的我心裡想說我這到底是要洗還不洗盤子啊?

IMG_4724

(這是房間外的景色,在澳洲的鄉下都是這樣的平房居多,極少有地震的國家,大部分房子都是木頭結構)

在這個穩定的工作下,我開始覺得時間多了,於是每個禮拜固定的休假,我找了一個house cleaner的工作,一個小時有25澳,就做四個小時,有時候再去打掃一下屋主的辦公室,其實心裡很開心能夠找到這份工作,算不上是豪宅,不過也很舒適,屋主有五個小孩,兩個小孩在外地念書工作,另外三個女兒待在家,我心想如果是我家我媽一定會叫我們打掃的阿,女兒每天下課無所事事,看電視吃東西,洗碗也是洗碗機在洗,有現成的cleaner不用還要另外再請?!

也許這就是文化不同吧!

IMG_5178

打掃的工作也許煩悶,不過屋主養了一隻很可愛的小貓,讓我每次去工作的心情都很愉快。

IMG_4717

IMG_4720

其實那時候還滿常和一些好朋友去pub,而且明明很冷,我們大家還是穿很少,澳洲鄉下的pub入場其實不用錢,只有點酒的時候才需要付錢,當然也是有些人只去享受音樂跳舞。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旅行,生活,故事。我現在在比利時

peipei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