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想要改變,都需要勇氣。

需要勇氣去接受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生活環境,不一樣的語言,不一樣的空氣。

是的,不一樣的空氣。因為澳洲屬於乾燥型的氣候,剛開始到的前幾天呼吸都會覺得鼻子痛,然後鼻子流了兩年的鼻血。

在旅行途中,除了從新認識自己以外,也從新認識了相識六年的朋友,畢竟一起旅行的伴侶是要無時無刻的相處在一起,比情侶還要像情侶的人。還好還好那歐米小姐的脾氣算很好,遇到我這個沒有耐心的她應該是有修練過,不過放心,我們到現在還是好朋友。

從吉隆坡離開,我總算是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雖然我生長在台灣,歷經了無數的寒暑春秋,也算是熱帶國家的小孩,不過吉隆坡的威力好像比台灣還要強,悶到我都快虛脫了。

從總統套房退房後,我還在想說要怎麼到機場去?老闆娘就很熱心的幫我們叫了計程車,想也知道是有配合的,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上車吧。然後上車前還喝了一包奶茶退火。

207299_217204108295245_100000169736649_1040847_96809_n[1]

在機場等了很久,從天亮等到天黑,終於半夜,也是登機時間了,說來吉隆坡的海關好像比較嚴格厚?他們是會核對你的眼睛的,然後他們各個看起來都很嚴肅,讓我都害怕了起來了,也許是國家人口複雜吧。

我說認真的,亞航真的可以撿到便宜,但是那個座位時在是很小,還好我沒有太胖。在飛機上也無心看甚麼夜景,只有愛睏而已。

 

然後在半睡半醒之間,我就這樣到了澳洲的伯斯了。伯斯的好處就是和台灣沒有時差,也省了調時差這種事情。

不過一整晚這樣搭機勞頓的,以為到了那裏會很好找到住的,所以甚麼都沒有預約,也甚麼都客滿了!

太扯!還好來接我們的那位...........台灣大哥,剛好是在經營分享房屋(share house),然後在他的打理之下我們也搞定了電話開卡還有稅號。對,要工作就要有稅號,而且澳洲正常工作都是領週薪,房租也繳週租,雇主每周給薪水都會先扣除稅金。除了打黑工給現金之外是不需要稅號的,不過相對的也沒有保障。

 

不過,習慣台灣的高樓大廈,剛開始看到伯斯機場外的場景,我真的很擔心我能夠在這裡活下去嗎?一片荒蕪,沒有大樓,沒有便利商店,好殘忍喔!

IMG_2059

然後之前上網查了一下,用了大家說的方式去找工作,總覺得怎麼機會都輪不到我阿?

也許是臉皮那時不夠厚,一臉看起來就很菜,洗了三天的碗之後除了手腫歪歪之外,工作又被別人搶走了,雖然對方一直跟我道歉以外他也不能怎麼樣。這社會就是現實阿!心裡滿滿的幹,不過後來想想也還好是這樣,我才能夠有機會再找其他的事情做。

 

然後我認識了一個香港女生,很聊得來的香港女生叫做凱絡(carol),這時才知道原來旅行可以認識其他國家的朋友是這麼有趣的一件事情,還有一個香港女生,我們還來不及見面她只到澳洲三天就因為不適應而回香港了。

 

在還沒有找到工作之前,我們常常搭著市區的免費公車到處亂逛

有一個皇后湖,那裏好漂亮,即使到處都是鳥屎還是很漂亮。

可能太安靜,太悠閒了,那時候的我好像有點無法真的享受這樣的生活。

想要找工作,想要忙碌,納歐米小姐那時應該很想殺了我的急性子。

反觀她,資金準備的比我少,家裡的負擔比我大,但是她可是很享受那樣的悠閒。

也許,她這樣才是真的享受人生吧。

IMG_2112

 

還有一件很殘忍的事情,這個照片中穿了十年的白色帆布鞋因為後來行李太重,在櫻桃農場之前我就跟它道別了。

 

以前從來不知到甚麼復活節,復活兔,直到了那裏才知道還有這個節日阿!?雖然到現在我還是不是很清楚為甚麼復活兔裡面都是巧克力。

在超商看到包裝可愛的兔子,我卻立馬聯想到我的旺才小貓,於是要求和這兔子合照,以解思貓之愁。

IMG_2147

 

然後房東有時候還會帶我們集體出去玩,不過孤僻的我好像不太適合這種團康活動是真的。好融入不了喔!

所以只好三個人不停的拍照拍照。

IMG_2180

 

 

還好這樣的打混生活沒有過太久,香港小姐找到了農場摘番茄的黑工工作,於是好心的邀我們大家一起去,我們當然去阿!(而且來澳洲一定要看看黑工的黑暗面,才知道人心有多麼的醜陋。)

是說,我現在看來都覺得有點誇張,怎麼我們沒有車,才剛到兩個星期,行李可以多成這樣??

女人的淺力實在不能小看!

IMG_2202

 

偷偷的說,香港小姐後來只做了三四天的番茄工作,就浪槓了!!!

我和納歐米當然是要死撐活撐得撐下去阿!雖然摘番茄摘到雙手都黑了,在諾大的草莓園種草莓(是真的種草莓)種到膝蓋都腫起來了,我們可是都市女孩兒,這種粗活對我們來說是多麼的艱辛阿!不過,有伴互相打氣總是會有力量撐下去的!

IMG_2219IMG_2211

 

即使,在破爛的工寮洗澡被噁心變態可能沒有錢買A片來看的大馬工頭洗澡偷看,還有年輕我六歲的大馬小弟暗戀,還送我兵乓大方卜。

IMG_2261

還有到處都是蒼蠅以及小強的房間,餅乾若是放在地上,老鼠立刻來吃免費的,同伴們不敢抓老鼠,老是三更半夜叫我起來抓小老鼠。我真慶幸不是要我抓蟑螂。

 

如果要說我還有甚麼在這個地方難忘的回憶.........我想,就是在番茄園拉屎吧!沒辦法,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而且人有三急嘛。不過我有挖洞先,然後事後有蓋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ipei Lin 的頭像
peipei Lin

旅行,生活,故事。我現在在比利時

peipei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